九州通(600998.CN)

药房托管遭禁 步长制药出售湖北九州通股权剥离药房业务

时间:20-07-07 14:2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药房托管遭禁 步长制药出售湖北九州通(600998)股权剥离药房业务

7月7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公司拟以2175.23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湖北步长九州通51%股权转让给九州通。该公司由步长制药和九州通共同设立,原计划合作开发医院药房托管业务,但政策突变,药房托管遭禁,虽曾尝试发展专业药房模式,但步长制药最终“弃卒”,彻底剥离药房业务。

入局药房托管却遇政策叫停多家企业均已退出

2017年6月23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初次透露与九州通合作入局药房托管业务意向,称拟以受让或增资方式,对九州通全资子公司九州通医药集团湖北医药有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亿元;以九州通湖北公司作为双方合作开发药房托管业务的平台公司。

2017年12月,步长制药与九州通签订增资协议,双方对九州通医药集团湖北医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湖北步长九州通”)增加注册资本8800万元,其中步长制药以9376.248万元认缴4998万元注册资本,占股比例为51.00%,九州通以7132.552万元认缴3802万元,连同原有注册资本1000万元,九州通合计持有4802万元注册资本,占股比例49%。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步长九州通实收资本为2450万元,其中步长制药出资1249.5万元,持股比例为51%。湖北步长九州通将作为双方合作开发医院药房托管业务的平台。

在药房托管繁荣之时,除了步长制药和九州通外,还有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康美药业、华润医药、华东医药、南京医药、白云山等多家上市公司涉足药房托管业务。然而,在国家推动“医药分开”背景下,药房托管衍生出了变相的“以药补医”,各地监管部门开始陆续出台政策禁止药房托管。

2018年6月20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称,因国家政策变化,湖北步长九州通战略业务也随之变化,其医院药房托管业务模式调整为专业药房业务模式,包括院内专业社会药房、DTP药房、院边药房、院边门诊等。步长制药及九州通认为,专业药房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与潜力,全面推进部署专业药房业务,双方拟投入资金共同开展连锁业务,以合资总公司创立“九步”大药房品牌,并授权各地连锁公司使用。

2018年11月,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当时业内人士认为,将影响数千亿市场。

药房托管从“香饽饽”变为“鸡肋”,不少入局的企业不得不暂停药房托管业务。如瑞康医药,2019年9月23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终止部分2015年度的募资项目,包括医院供应链延伸服务项目。该项目包括建立医药、器械供应商与医疗机构间的信息交互平台、医院物流管理系统以及进行药房自动化改造,即“药房托管”,原计划总投资13.18亿元,拟投入募资金额12.06亿元。

国药控股的2017年年报中提及,下属公司国药股份通过非公开发行筹集约人民币10.3亿元,主要用作医院供应链延伸项目、社区医院药房托管项目、医院冷链物流系统项目以及信息化建设项目。但据2018年的媒体报道,国药控股内部人士当时对外透露称,公司以前开展过药房托管业务,但已经不做了,因为不太赚钱还存在政策风险。

曾计划扩大布局步长制药终剥离药房业务

政策变化对于企业布局产生重大影响。2018年9月13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湖北步长九州通拟在全国31个省份与其他有关各方共同投资九步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预计对外投资42家“九步大药房”,平均每家投资金额不超过200万元,预计投资总额不超过8400万元,湖北步长九州通持有每家“九步大药房”60%-70%的股权。该投资数量在2018年12月增加至50家。

对于步长制药在药房上的布局,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1亿元投资50家药店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式,50家的体量有些小,平均每家店投资不超过200万元也很难打造出AAA级药店。

而根据步长制药2019年年报显示,步长九州通2019年尚未全面开展业务,报告期末,公司长期应收款为1238.6万元,同比增长4028.67%,主要为步长九州通对药房的新增投资额。但步长制药在2019年未对湖北步长九州通实施任何投资。

此后,步长制药未再单独发布公司与九州通的合作进展,直至此次转让股权。拟以2175.23万元的价格,将所持有的湖北步长九州通51%股权转让给九州通,步长制药称,此举符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和长远利益,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

转让湖北步长九州通股权,是否意味着步长制药已经完全剥离药房业务?7月7日,新京报致电步长制药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予以肯定回答,称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暂时将不再有药房相关业务。

“医改推进,药企利润压低,很多药企不得不布局新业务和单元提供更多利润。”在史立臣看来,收购终端是往产业链下游延伸的一种方式,当时很多药企是奔着托管医院药房而去的,但此后政策生变,面对零售终端强大的竞争对手,药企在经营药房方面并没有优势,而且大部分药房并不赚钱,在药企手里变成了鸡肋。

(文章来源:新京报)